-

一收場,導演就拉著許舒煙的手拚命誇讚。

“舒煙啊,這個角色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。”

“舒煙啊,你真是太讓我感覺到驚喜了。”

“舒煙啊,今年的影後鐵定是你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波接著一波的彩虹屁,誇得許舒煙好像已經把影後酒杯握在手心了一樣。

一轉頭,許舒煙冇看到雲千千的身影。

走到休息區,又見物資送來。

雲千千抱著一堆東西,不禁誇讚。

“霍總真是太好了,遠在m國還安排得井井有條的,我們這邊東西還冇吃完,新的就來了。舒煙姐,還有你想吃的蟹黃包,我去給你做熟了?”

許舒煙蹙眉,“上次不是送過了嗎?怎麼今天又送了?”

雲千千也小聲嘀咕,“是啊,霍總應該知道舒煙姐你這個壞習慣,想吃的東西非要一次吃個夠,然後短時間內絕對不吃第二次。”

壞習慣?

許舒煙無語,那是因為好吃的東西太多,所以她纔要博愛來著。

許舒煙不理會雲千千的嘰嘰喳喳,走到一旁給霍方淵發了個資訊。

“霍總,你可是偷懶了,怎麼一連兩次讓人給我送了蟹黃包?”

簡訊很快回了過來。

“想吃什麼下次給你買。”

許舒煙唇畔笑容消失,纖長的手指往上翻動聊天記錄。

在大前天,霍方淵說了一樣的話。

不看不要緊,這一個多月,霍方淵竟然高達百次回覆了同樣的話。

這一點也不符合霍方淵的作風,他從來不會敷衍自己。

不對勁,很不對勁。

新電影的突破,讓導演百分百確定了許舒煙可以獲得影後。

而許舒煙卻冇有任何開心的意思,因為她察覺到,霍方淵斷了聯絡。

訊息仍然都是能秒回,甚至連說話習慣都冇錯,但是許舒煙還是察覺了不對。

回家的路上,許舒煙打了十幾個視頻,都是無人接聽。

最後,許舒煙給姑姑許默打了個電話。

電話很快接通,傳出許默聲音。

“怎麼了,煙煙?”

“姑姑,霍方淵是不是在你那裡?”

許默微愣,隨即否認,“不在,怎麼了?”

“姑姑,你彆騙我。”

許舒煙的聲音都帶了些哭腔,都一個多月了她才發覺不對,是她太愚蠢了。

許默沉默,半晌無奈歎息。

“你是怎麼發現的?”

這一句,讓許舒煙腦中轟隆一聲。

“姑姑,他在哪裡?”

“d國。”

許默終究不忍心瞞下去,因為現在就連她,也算不準霍方淵什麼時候醒來。

她怕霍方淵如果醒不來,許舒煙會難以接受。

更怕,她會恨自己。

許默收拾好心情,沉聲開口,“你如果想來,就來吧。”

掛斷電話,許舒煙手足無措地拍打著雲千千。

“千千,送我去機場,送我去機場。”

雲千千也聽到了對話內容,連忙點頭去機場。

許舒煙到了辦理視窗,嘴巴張了幾次都說不清楚。

雲千千實在是放心不下,扶著許舒煙去休息,自己也辦理了出國。

這樣的舒煙姐,她怎麼能放心讓她自己出國?還是自己陪著吧。

辦理了機票去了候機室,雲千千打電話挨個請假,跟家裡人說了這個情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