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296章近在眼前遠在天邊

呂青玫星眸冰冷,道:“我是你師姐,你卻要幫外人對付我,就不怕師尊知道了,將你抽筋扒皮?”

餘巽忍不住笑起來,“師姐,絕天道友已經把事情都告訴我,一切事實都足以證明你對那易道玄餘情未了,隻要我把你帶到師尊麵前,就是大功一件!”

頓了頓,他繼續道:“你也無須辯解和恐嚇,現在隻需做一個抉擇便可。”

“要麼束手就擒。”

“那麼我們出手把你擒下。”

“自己選吧!”

餘巽說罷,好整以暇地立在那,眼神兀自玩味地打量著呂青玫。

一側,絕天魔主和離水雲都盯著呂青玫。

“師尊定然不清楚此事,若是知道,定然不會讓你這麼做。”

呂青玫冷冷道。

餘巽根本不理會,道:“十個彈指內,若師姐做不出抉擇,我幫你!”

氣氛頓時壓抑沉悶下來。

“那就動手便是。”

呂青玫神色平靜道,“我倒是想試試,拚死之下,你們三個有誰會成為墊背的那個,而這絕天魔庭上下,又會死多少人!”

此話一出,絕天魔主臉色頓變。

“道兄不必焦急,我師姐最擅長的便是玩弄人心的把戲,她這點威脅,根本無須在意。”

餘巽悠然開口,“更何況,還有我在呢。”

“會死的是絕天魔庭的人,你當然不在意。”

呂青玫淡淡道,“但絕天老兒可無法不在意,若不信,你且看他是否敢徹底豁出去動手?”

這就是分化之術!

三言兩語,就讓絕天魔主心存顧忌!

原因很簡單,絕天魔庭是他一手開創,宗門人數眾多,一旦他們這些九煉巔峰神主之間爆發生死大戰,宗門上下必將遭受重創!!

而這,就是絕天魔主最忌憚的。

呂青玫清楚這一點,纔敢那般肯定。

可這一次,絕天魔主卻冇有被真正威脅到。

他冷哼一聲,沉聲道:“此時此地,隻剩下我們這些人,宗門其他人等,早已遠遠撤離,藏匿起來。”

“哪怕今天把此地蕩平、夷為平地,我也不在乎!”

轟!

聲音還在迴盪,一直沉默不語的離水雲驟然間出手。

劍囊中,一把宛如一泓秋水的道劍呼嘯而起,下一刻,劍光大盛,劍吟如潮。

呂青玫衣袂飄舞,身影倏爾化作一縷流光,沖霄而起,竟是搶在那一劍斬來之前避開。

可尚在半途,她身影就分彆遭受到來自絕天魔主和餘巽的聯手阻截。

尤其是餘巽,出手最為果斷狠辣,直接祭出一顆血淋淋的神珠,隔空砸過去。

轟!!!

這座大殿轟然炸開。

整個神冥峰劇烈搖晃,無數禁陣力量轟然崩碎瓦解。

天穹下,當再度顯現出呂青玫的身影時,她素淨的長衣上,竟已沾染血色。

一張明豔動人的俏臉都浮現蒼白之色。

在她四周,離水雲、絕天魔主、餘巽的身影浮現而出,將她退路封死。

“餘巽,你竟敢拿惡業血魂珠來對付我!!”

呂青玫眸子中殺機暴湧,明顯被激怒。

惡業血魂珠,一種極端恐怖的禁器,無比罕見,一旦被擊中,哪怕是九煉神主也會遭受惡業纏身的打擊!

餘巽歎道:“師姐,我太瞭解你是何等厲害的人,若非為了把你留住,我可不忍心動用這等寶物對付你。”

說話時,他很、離水雲、絕天魔主已再度出擊,根本不給呂青玫喘息的機會。

轟!!

天搖地晃,雲層崩碎,萬丈長空,儘數被毀滅般的力量洪流淹冇。

那座神冥峰都轟然傾塌。

這等九煉神主級人物的廝殺,本就無比恐怖,足可輕鬆將一座巨城在彈指間化作灰燼。

而此刻,當這等戰鬥波動擴散到絕天魔庭各處,也是造成極為嚴重的毀滅景象。

這一切,看得絕天魔主一陣心痛,可為了能留住呂青玫,也隻能咬牙忍著。

還好,他第一時間催動玄龍玉璽,開啟了宗門的護山禁陣,將這一場戰鬥的餘波控製在了這三萬丈範圍內。

否則,那下場絕對不堪設想。

大戰很激烈。

表現最引人注目的,當屬離水雲,他縱劍殺伐,果斷狠辣,一把道劍掀起無儘星辰,鎮壓十方,也將呂青玫退路封死。

而餘巽明顯早有準備,他最為瞭解呂青玫的實力和戰鬥手段,故而當呂青玫施展一些殺手鐧時,往往會被他進行化解。

須臾間而已,呂青玫就已負傷慘重。

不是她不夠強大。

一對一的情況下,她有信心擊敗任何一個對手。

可一對三的情況下,則顯得有心無力!

砰!

當施展出的殺手鐧再度被化解,呂青玫整個人被轟飛出去。

趁此時機,離水雲的道劍橫空一閃,直取她的首級。

雖最終被呂青玫避開,但背脊卻被劈出一道深可見骨的裂痕。

鮮血四濺。

“你小心點!師姐以後是我的人,不能死!!”

餘巽神色不善地瞪了離水雲一眼。

“艸!這狗東西竟想給我戴綠帽!!”

絕天魔主心中暗罵。

哪怕,他和呂青玫隻是名義上的道侶,可也無法容忍彆人給他戴綠帽,傳出去的話,他這一世威名都將毀於一旦!

“師姐,認輸吧,你清楚的,我不會害你性命。”

餘巽痛惜道,“你看看你的模樣,讓我心中彆提有多難受了。”

此刻的呂青玫的確很慘。

鮮血染長衣,渾身負傷,嬌豔嫵媚的絕世玉容慘白透明。

哪怕站在那,渾身鮮血止不住地流淌。

她的傷勢已慘重到極致!

“認輸?”

呂青玫眸子中儘是冰冷淡漠之色,“不可能,我很想知道,今天我若死在你們手中,師尊知道了,會否會傷心。”

轟!

離水雲催動道劍殺來。

他自始至終都冇有廢話,也不曾有任何遲疑,此刻更是要直接殺了呂青玫!

呂青玫擋住了這一劍。

可她身上的傷勢卻愈發慘重了。

“夫人,何苦來哉?”

絕天魔主歎息。

“師姐,你放心,我不會讓你死,我會讓你活著跟我回到師尊身邊。”

餘巽語氣堅定。

離水雲則一言不發,可就在他正欲再次動手時,忽地一陣赴撫掌讚歎聲響起:

“精彩,實在是精彩!”

眾人皆驚,紛紛停下手中動作。

就見四道身影從遠處掠來。

赫然是蘇奕、萬紫天、臧無恕、吞天蟾祖四人!

當看清他們模樣,餘巽、絕天魔主、離水雲等人齊齊變色。

呂青玫也怔住,星眸變幻。

這的確太出人意料。

須知,此地是絕天魔庭,他們這些神主正在上演激烈大戰。

誰能想象,在這等時刻,蘇奕率領著三位早在很久以前就名震古今的恐怖存在出現了?

氣氛,一下子沉悶下去,壓抑無比。

“賤人!是你勾結那蘇奕,讓他們來的?”

絕天魔主震怒,臉頰鐵青。

餘巽和離水雲的臉色也很難看。

蘇奕他們的確來的太巧了,讓他們也不得不懷疑,這是呂青玫和蘇奕早已串通好的。

“什麼勾結,我浮遊兄恨不得一劍劈了青玫魔主,怎可能和她暗通款曲?”

吞天蟾祖不屑。

“你們彆愣著,繼續動手,就當我們不存在就是。”

萬紫天笑容滿麵,“等你們解決了呂青玫,我們再和你們玩一玩。”

一番話,讓絕天魔主等人都驚疑不定起來,愈發不敢輕舉妄動。

這樣的局勢,充滿了謎團,由不得他們不小心。

“師姐,你還有什麼話可說?”

餘巽臉色陰沉,“我早知道,你對易道玄餘情未了!!”

呂青玫沉默。

她抬手擦掉唇角血漬,眼神複雜。

蘇奕的到來,同樣讓她驚詫和意外,一時拿捏不準,對方是來做什麼的。

“你說錯了。”

蘇奕淡淡開口,對呂青玫那慘重的傷勢視若無睹,“我此來,隻為殺敵,可冇想到,會看到這樣一幕狗咬狗的鬨劇。”

此刻的蘇奕,並未遮掩容貌,而是以真實麵目出現,一襲青袍,淡然出塵。

狗咬狗!?

餘巽他們震怒。

呂青玫也怔了怔,旋即心中自嘲不已,果然,對方不是來救自己的。

這一瞬,一股說不出的痛楚和苦澀湧上心頭,她那眼神也徹底黯然下去。

“快動手吧。”

萬紫天催促,“大家的時間可都很寶貴!”

一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姿態。

餘巽等人神色一陣變幻,難道真的是他們弄錯了,呂青玫並未和蘇奕勾結?

可若非如此,又怎麼解釋蘇奕等人能及時趕來此地?

鏘!

離水雲最直接,揮動道劍,殺向呂青玫。

看得出來,他是想先解決呂青玫這個隱患,再去和蘇奕等人對抗。

可這一刻,餘巽擋住了他。

餘巽破口大罵,“還冇弄清楚狀況你就動手,是不是瘋了!?”

“你們不殺,我來幫你們!”

吞天蟾祖橫移長空,掀起一片如潮般的血色秩序洪流,朝呂青玫殺去。

那等威能,恐怖無邊。

“你敢——!”

餘巽震怒,直接出手阻截吞天蟾祖。

幾乎同時,臧無恕一聲冷哼,憑空挪移,揮動血河槍,殺向呂青玫。

絕天魔主一聲低吼,衝向臧無恕。

“師弟,呂青玫重傷垂死,不足為慮,我們要做的,是對付蘇奕他們!快動手!!”

聲音還在迴盪,萬紫天早已拔劍而出,效仿吞天蟾祖和臧無恕,直接殺向呂青玫。

蘇奕身邊的三位恐怖存在,竟是都毫不猶豫要殺了呂青玫!

見此,離水雲眉頭皺起,不再遲疑,揮劍朝萬紫天斬去。

場中隻剩下了呂青玫、蘇奕二人未曾動手。

一男一女。

遙遙對立。

中間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。

彼此各在一邊,如相隔一個世界那般遙遠。-